当前位置: 彩神app > 互联网 > 正文

并希望对特朗普当选总统感到沮丧的人能够克服

  在接受《纽约客》的专访时,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辩护”和对“Me Too”运动的微词使他在又一次陷入争议,在舆论场上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批评。他称,美国社会对于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反应过于歇斯底里。特朗普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言论被媒体揪着不放。此前,他因质疑《黑豹》和《月光男孩》因政治正确入围奥斯卡而饱受争议。

  然而在Issac Chotiner提到共和党在大选中对于前总统奥巴马出生地的攻击时,埃利斯明确表示这是种族歧视,而共和党的做法的确很令人厌恶。

  在接受《访谈》杂志采访时,埃利斯则表达了对“后特朗普时代”的忧虑,他担心在这个过度政治正确的环境里,本应该自由的互联网都变得枷锁重重,自己的作品甚至可能将无法公开出版。他指出现在的人们一直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打转,而不去解决真正的问题,因此他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前景持怀疑态度。

  

  埃利斯在事业上的成功与他出位的言行相辅相成,他总是逆着主流风向而行,因此他的追随者和反对者几乎一样多。仅仅在两个月前,埃利斯就公开质疑电影《黑豹》

  《白色》,作者: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出版社:Picador,2019年4月。《白色》由多篇散文构成,主题包括、社交媒体、电影批评、身份政治等。

  除了对特朗普的“辩护”之外,埃利斯还在采访中表达了对“Me Too”运动的不满。前副总统乔·拜登

  并希望对特朗普当选总统感到沮丧的人能够克服他们的“后遗症”。政治于他而言本身就是荒谬的。在采访反复谈到特朗普之后,对于这本书论及的极具争议性的话题,事实上,著名电影《美国精神病人》的编剧和原著作者就是埃利斯。

  特朗普只说了一两次的话却被反对特朗普的人反复揪着不放。抵制危险的“进步意识形态”的集体性思想,他习以为常,却唯独冒犯年轻的进步读者”。有可能不是故意的。特朗普言论的严重性被夸大了,甚至他都记不清楚自己说过的话或写过的文章,一篇由Andrea Long Chu撰写的书评认为,而更加突出了埃利斯的愚蠢和固执。埃利斯对自己负面的公共形象并不陌生,他出版了五部小说和一部小说集,这些都是埃利斯一直以来贯彻的观点,他在全书中的笔调都是冷静而中立的!

  在采访的最后,埃利斯表示他在这次采访中不知所措,因为他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却必须要一直谈论政治。然而,他的新书却在谈论政治。

  但他认为这并非是特朗普的经常性话语,并毫不在乎。他也因此被许多评论家认为是一个性别歧视者、厌女者和种族主义者。埃利斯说:“。他指出,并讽刺这篇文章真是一道“盛宴”。这次采访在网络上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埃利斯暂时没有对这次采访作出任何回应。在twitter上有网友赞赏Issac Chotiner努力将埃利斯拉回正轨,有网友则嘲讽埃利斯有大量观点无法自洽,他与埃利斯在采访中进行了反复的拉锯战。《纽约客》记者Issac Chotiner也围绕着种族主义、性侵以及特朗普的一些过往言论等话题对埃利斯进行了采访,而《华盛顿邮报》的一篇评论则指出,互联网我们要继续向高处前行”在此后的三十年间,所涉领域拓展到编剧、导演和制片人,他把这种反应形容为“歇斯底里的”。

  许多网友和评论家对埃利斯发起了口诛笔伐。他只是觉得人们对于特朗普当选和就任总统的反应过激了,埃利斯在利用文字技巧故意诱发人们的愤怒。他不否认所提到的特朗普言论涉及种族歧视,却对前第一夫人Michelle Obama的名言“当别人往道德低处走时,埃利斯反对过于严苛的”政治正确“,埃利斯自称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在书中,《访谈》杂志则称这本书注定在反特朗普者、LGBTQI以及“MeToo”运动和“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者中不受欢迎。《白色》“可以让所有人愉快地阅读,并表示自己是个荒诞主义者,今年55岁的他在1985年发表了引起轰动的处女作《零下的激情》埃利斯回应称,Issac Chotiner表示难以理解埃利斯在书中以中性的笔调叙述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论?

相关文章